第二十集

这时,林庭和龙海生也跟了出来。

望着远处只露着半张脸的江帆,林庭憋不住地想笑:“阿明,这茬儿你不能接。她这可是无名火儿,不是冲你。”

“放你个屁!不冲我怎么不砸你家玻璃?”阿明已经气得语无伦次、快说不出话来了。

龙海生将那支一直叼在嘴上的香烟慢慢点上,轻轻吐了一口,微微一笑:“嘿,谁让你那破嘴!” 继续阅读

第十九集

林庭放下电话,两眼直勾勾地望着窗外,叹了口气说道:“阿明打来的。明天一早,带张薛宁的相片,他在公司等你们。三天之内,把人给你们找出来。”

海生难过地低下了头。 继续阅读

第十八集

江帆直盯着阿明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这杯够大吧?哼,可我没你面子大!我就这半张脸,你只能将就着用。泼吧,谁躲,谁是二奶养的。你要不敢泼,你就小娘生的!”江帆边说边把手中的大杯递了过去,接着又把没帖纱布的那半张脸,侧给了阿明:“泼完了,你可就得把人给我找出来。不然,咱们老账新帐一起算!”。。。 继续阅读

第十七集

明哥起身,把沙发的座位和靠背,从左到右全部膛开。然后,回头把刀往胖子的脖子上一架:“这回里里外外都看清楚了吧。知道什么叫原装货啦?”

“是。。。是。。。看。。。看清了。你。。。你你你把刀拿。。。拿开。。。求你。。。”

“事儿还没完!我现在就派车去中山,把你说的那套一模一样的给你拉回来,开膛给你看清楚。要真他妈是一样的,我就送你一套。可要他妈的要不一样,你不给我两倍的价钱,我就活剐了你!” 继续阅读

第十六集

“哎你说这人,有时特别想讲一个故事。不讲,憋得难受。可突然间就一个字都不想说了。这为什么呀?”江帆也笑嘻嘻地逗着龙海生。

“因为她发现,如果不讲,想听的人会比她更难受,所以她就改变了游戏规则。”

“哈哈哈,,,小老头,你说话我就是爱听!”

“你不整人,周身都不舒服吧?”

“你最了解我了。那好吧,我讲给你听。”

江帆和龙海生边喝茶,边讲起了半年前她第一次遇到阿明的故事。 继续阅读

第十五集

“货进广州,我们可就大海捞针了。 直奔广州也好,杀他个措手不及!”林庭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走水路,便装行事。一定要登上这班船,争取主动。我从陆路直奔广州,无论如何不能让货从广州下船!”唐晓东的话音还没落,林庭就已经飞身跳上了巡逻艇旁边刚刚停靠过来的一艘小型快艇。唐晓东也随巡逻艇靠了岸,蹬上了吉普车。

二人如脱缰的野马,双双离开‘船坞舫’,直奔广州。。。 继续阅读

第十四集

林庭和龙海生聊了一会儿,看看时间,感觉差不多了,便又进了‘银海阁’的大门儿。他们放轻脚步,高抬腿轻落足,嗖嗖嗖,眨眼间便来到了五楼。

二人抬眼一看,A座的大门正敞开着。从门口向里抻脖儿一望,只见江帆累得满脸通红,额头和两腮都渗着汗珠。她一手拄着拐杖,一手端着杯水,正站在小走廊,大口地喝着龙。

一见二位到了,江帆便亲切地微笑着,说道:“知道你们会回来。这下放心啦?”

二人靠着楼梯,相互看了一眼。。。 继续阅读

第十三集

“大哥,你胸前的子弹项链不见了!”那人刚刚捡起了地上的袋子,借着月光,抬眼望着站在高处礁石上的伯爵。

“找!找不到谁都不能离岛!” 伯爵掷地有声地说道。

“他们的人快到了。”

“那就都死在这儿!” 伯爵的眼神中刹那间布满了杀机。他从怀中掏出新弹夹,随着“咔咔”的两声,弹夹已插在了步枪上。

时间,早已经过了午夜子时。。。 继续阅读

第十二集

海生看得过瘾,只管咧嘴笑。

林庭一提背兜儿,重得压手。他把兜子往地上一扔,踢了一脚:“哎,这什么呀?这么重?”

海生看看林庭,一指前面的江帆:“别看我,这,你得问她!”(待续) 继续阅读

第十一集

林庭算是彻底明白了,今天自己的这口气儿是甭打算能顺过来。他不耐烦的对龙海生说:“走走走,找地方宵夜去,我这儿饿的没精神和她贫嘴。我倒要看看,她是怎么让我这只牛为她去耕地。” 林庭话刚出口,突然眼前一亮,他觉得自己的话也大有玄机可为,便一指江帆,字字清晰的说:“对啦,我就要耕她这块地!”

龙海生实在是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来。。。(待续)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