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风烟雨》第一集

 Book Cover-01

日正夕食。

阴霾的天空,凝固了整个山野里的空气,树尖儿没有一丝的摇曳,树叶儿没有一丝的颤动,像要把人闷死,让人透不过气来。

一天一夜、滴水未沾、一口东西没吃的江帆,终于从‘九湾村’—那有着四千多名妇女被拐卖的人间地狱,昼夜兼程地逃离出来。虽然她已经看到了前面的那一小段儿公路,可她知道,那不意味着什么。从这条叉公路到去广州的主干道还有近五个小时的车程,自己想逃脱追杀,是痴人说梦。进出此地的,除了本地那几部烂得快要散架子的破车,外地人根本来不到这儿。这些荒蛮不化的山野村夫,除了拧成一股绳、互相帮衬着,监督和看管着这些被拐卖来的每个妇女,他们决不会有半点儿恻隐之心把陌生女子从这儿带出去。这,就是他们的生活方式。阳光下的罪恶与黑暗在这儿已司空见惯。江帆知道,自己想逃出升天,是难上加难。

江帆疲惫不堪地倒在高坡处的草丛中,面色惨白,头发凌乱,额头渗着汗珠。黑色皮裤和皮靴上,沾满了干巴的泥浆;短身皮衣布满了树枝划痕。她两眼无神地望着天空,像似等待着死亡。

她慢慢闭上双眼,一种难以名状的酸楚充斥在心:“宁宁,你在这里吗?那真的是你吗?如果是你,我宁愿你早上黄泉路。来找我吧,今天就是我的忌日,你不能爽约。”

她望着树上的小鸟,昏昏沉沉之中,突然地有种解脱感。想想自己,为找薛宁,误入歧途,深陷泥潭,连累家人,愧对朋友,如今要真的在此了结一生,倒也是个不错的解脱。想到这儿,她伸手解开了皮衣上的所有扣子,拉低内衣领口,让自己舒舒服服地透口气。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沉重的汽车马达声,江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他的车!”这声音江帆太熟悉了,她熟悉这部车的每个细小节奏和微妙变化。

江帆感到浑身的血液在沸腾、在燃烧。她用力翻过身,透过草丛,向前面那条乡野公路望去。。。

一辆大吉普车徐徐地停了下来。他持枪下了车,逆着黯淡无神的残阳,向这边瞭望着。。。

望着他那熟悉的身影,阵阵狂喜涌上心头。江帆两眼发热,心中再次燃起了求生的欲望。

突然,一辆黑色轿车开足了马力,从他身后的隐蔽处蹿出,闪电般地撞向他,然后一个急刹车。

他想腾身避开,可来不及了。他被撞飞,铲出十几米,重重地摔在地上,鲜血溅到了汽车的挡风玻璃上。

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的人,从那部黑色轿车上下来,冷冷地从怀中掏出手枪,带着阴森的面孔大步走向倒在血泊中的他,毫不迟疑地用手枪瞄准他,连扣扳机,然后快速转身上了那部尾随在身后的黑色轿车,‘砰’地关上车门。。。

车,像离弦之箭,带着野蛮的嚎叫,疯狂地从他身上碾过。。。

瞬间的惨状,犹如迅雷不及掩耳的晴天霹雳,惊得江帆目瞪口呆。当她疯了似地想冲出去的时候,却被一双大手牢牢抓住,封住嘴,重重地按在地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