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两年前。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南部沿海、特别是经济特区,已稍见起色。北方仍以国企为龙头,计划经济为主体,企业的自我经营意识淡漠,墨守成规。南北方的差距、以及人们面临经济大潮下所产生的畸形意识已初露端倪。

十月的北国,深秋雾重,冷风袭袭。而此时的南部都市—云海经济特区,却是绿草茵茵,风光旖旎。

这天,二十一岁的江帆和往常一样,每到下午四点钟,就会去银湾度假村、陪度假村的李浩然总经理打网球。这时,球场草坪外围的自动洒水系统会定时启动,这是李浩然特别交代的。因为他知道,江帆这位北方姑娘最怕热。他对这位小朋友总是呵护有加。而江帆,总能从这丝丝的凉意中,体味到一种温暖与爱护。她从不错过陪李浩然打球的时间。球场上的李浩然,动作敏捷,跑跳轻盈,决看不出是往六十岁上数的人。他中等身材,体型匀称,和蔼可亲。

球打了近一个钟头,二人已是大汗淋漓。

当他们看到远处溜溜达达走来的骆总-环宇国际的总经理骆远山时,都不约而同地收了拍子。他们各自拿着旁边休闲椅袋里的毛巾,边擦汗边和骆远山打起招呼来。江帆称骆远山为‘光头佬’,而且每次见面,要不惹他生点儿气,就感觉周身都不舒服。

“都准备好啦?”李浩然微笑地迎上前去,向骆远山问道。

“没什么好准备的,有这小丫头随同,我省心啦。”骆远山笑呵呵地说。

江帆也微笑着走过去,逗着骆远山说:“这都十月了,如果我们能在北方逗留一个月,准能赶上大雪。就您这光头,再飘上雪花儿,准能冻成树挂。”

骆远山一听就不高兴了,指着江帆说道:“这鬼东西和她爸一个鬼样儿,没一句好听的。”

“哈哈哈,我倒希望她对我也这样。”李浩然笑了。

“她对你不这样?那还真难得!”

“你比他还老气横秋。”江帆看着李浩然。

“哈哈哈。。。她是嫌你老古董。我说的,不然她才不会比狗尾巴老实多少的。”骆远山拉着长音。

老少三人,谈笑风生地顺着球场的海湾小路,向跑马场的方向散步。。。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令人想不到的是,这老少三人见面后没几分钟,一件令人无法承受的事情发生了。

江帆跟在二位老总左右,一点儿也没留意他们在说些什么。她让骆远山帮自己拎着球拍的袋子,自己拿着球拍,边打着口哨,边逗着树上的小鸟。鸟儿也喜欢和她对歌儿,在枝头上叽叽喳喳地跟着。一只青蛙被江帆追着,逃到了骆远山身边的花丛中。江帆拿着球拍冲着青蛙边舞边喊:“你这家伙,哪里跑?出来出来。”

骆远山见江帆围着自己和李浩然转个不停,感觉眼晕,一绷脸说道:“我们在商讨北上的大事,明天就要动身啦。你这鬼东西也不好好听听,动脑想想如何帮帮我,整天和这些鬼东西吵吵闹闹的,它们懂你个鬼!”

江帆围着花丛,边找着刚才那只青蛙边说:“你就那么几件烂事儿,上去办就是了,有什么好想的?”

“这是烂事儿?你给我说说清楚。” 骆远山有些急了。

“她个小孩子,不喜欢我们唠叨的。” 李浩然赶忙解围。

江帆虽然没找到那只青蛙,可一见骆远山急了,便来神儿了。她从花丛后面钻出来,笑嘻嘻地气着骆远山说:“不就买些破铜烂铁和喂牲口的吗,再想办法把它们折腾回来,没错吧?”

骆远山一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忙嚷道:“你这鬼东西,做事就要有个做事的态度,认真地学习。你这么去北方谈,我弹你个头!”

骆远山话音未落,一个白色的东西就“啪叽”一声,掉到了他的光头上。三人愣着。骆远山顺手一摸。。。

“什么呀?”李浩然一皱眉头。

江帆恍然大悟,用手一指大笑起来:“哈哈哈。。鸟屎!看你还敢说这些鬼东西什么都不懂。你再唠叨我,它们还拉,哈哈哈。。。”

李浩然也被江帆闹得忍不住地笑了起来。骆远山一手往树上抹鸟屎,一手接过李浩然递来的纸巾,边擦边抱怨着:“和这鬼东西在一起,分分钟得让她给气死!这两年,我让她弄得晕头转向,命都短几年!”

江帆就喜欢惹骆远山生气。她喜欢看骆远山急起来,发牢骚时的样子。骆远山是客家人,虽说他的普通话能说得字正腔圆,可表达方式和语序,听起来总是怪怪的。再加上他那滑稽的表情,让人感到十足的幽默。江帆笑过了瘾,把球拍儿往草坪上一丢,向跑马场的方向跑去,边跑边喊:“不陪你们啰嗦了,我去骑马跑两圈儿。等会儿饿了,找你们吃大餐。”说话间,人就没影儿了。

银湾度假村,隶属云海海洋建设开发集团。它坐落在银湾大道、云海的最佳海湾路段。占地广阔,海景独特,是云海海洋建设开发集团在云海市建的第一个五星级别墅式花园度假村。它以别墅式环海小型建筑和绿色花园为主体结构,园内具足各种游乐、休闲、商业及消费设施。绿化面积大,环境优美,清静典雅,是港澳人携全家来度假的好地方。

顺网球场、沿海湾路向里走到深处尽头儿,有个小山丘,下面山坳外围的一大片开阔地便是跑马场了,也是距度假村接待大楼最远处的一角。

跑马场因请不到好的驯马师打理,闲置了有段时间了。外面挂着‘暂不营业’的牌子。有两个轮班喂马的,白天经常不在。江帆是这里唯一的熟客。

临近傍晚,太阳夕照,正是马儿打盹儿的时候。江帆进了马厩,拉出一匹有配鞍的高头大马,拍了拍说道:“哥们儿,蛮英俊的吗,新来的?以前怎没见过你呀?别犯懒,打打精神,陪我跑两圈,咱们认识认识。”

江帆边说,边端详着这匹马:“的确是匹好马!” 随着,身手敏捷地翻身上了马,一抖缰进了马场围栏。她先是慢慢溜溜,让马儿提提神儿,也让自己摸摸马的习性。一圈儿下来,感觉不错,便猛一磕镫,撒开了缰,任凭马儿狂奔起来。

江帆正得意地骑在兴头儿上,不料这马来了个急停。它前腿一蹬,后退一掀。江帆毫无防范,被‘嗖’的一声,抛了起来,腾空飞出,头重脚轻,脸着地,重重地摔了下来。。。

两位老总这时也到了马场外围。刚要开口赞赞小丫头的骑术,不料,传来马儿一声长长嘶鸣。。。

二位定睛一看:“不好了,出大事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