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江帆被烈马腾空掀出,左肩和左脸着地,惯性滑出近一丈多远。

马场长时间没人打理,跑道上很多粗砂未清。江帆只穿了件短袖运动衫,滑在地上,像被刀削一样。左脸、左肩和膝盖,都已血肉模糊。腹部震得肝胆俱裂,五内俱焚。她浑身麻木,已经失去知觉。

两位老头儿在栏杆外面看得真切,当时就吓傻了。醒过神儿,丢了包儿,疯了似地跑进马场。。。

二人看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江帆,顿时吓得脸色惨白,魂飞天外。汗珠子从额头上滴滴答答地渗出,双腿打着哆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温和而清脆的说话声:“别动她。”

二位回头一看,是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他双眸聪慧,灿若星子,像是从地里遁出来的。他站在两位身后,神态沉稳,字字清晰地说:“她是左肩先着地。如果没伤到颈椎,便无大碍。你们现在不能动她。”

两位老总魂不守舍地互相看看。

李浩然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这位年轻人,呆若木鸡地问道:“会有生命危险吗?”

“不会。她身体相当灵活,已在空中迅速作了调整。”

“会伤到骨头吗?” 骆远山的声音都变了。

“肩胛骨,没那麽容易骨折。一切等医生的诊断吧。”

俩位老总虽然惊魂未定,但总算暂时地从小伙子那淡定而老成的神态中,找到了一丝依靠。

骆远山缓步走近江帆,慢慢趴在地上,看着面目全非的江帆,心如刀割。他只能让自己先镇定下来,轻声问道:“小丫头儿,怎么样?能说句话吗?”

江帆还是一动不动。此时此刻,她唯一感到有知觉的地方,就是舌尖儿上有颗牙。她怕吓坏俩位老总,勉强地动了下手指。

“附近哪儿有医务室和电话?” 小伙子向李浩然问道。

“要走好远。从大门进来,顺路向左转,一直到头,就是接待大楼。那里可拨外线电话、叫救护车。二楼有园内医务室,你去就说,李浩然总经理在这儿,让他们马上派人过来,先做处理。” 李浩然的声音已经变得非常沙哑,但还是强作镇静,字字清晰地和小伙子交代着。

话音未落,小伙子已经飞身上马。两位老总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差点儿一屁股坐地上。

李浩然刚想伸手阻止,可话还没出口,就见小伙子紧锁双眉,带紧了缰绳。那马一嘶长鸣,四蹄狂跳,疯了似地要把小伙子甩出去。可这次,它没那么走运。只见小伙子双膀一较力,身上那件原本穿着很宽松的休闲衫,让弹起的肌肉绷得紧紧的,像要被挣开。俊俏的脸上,刹那间透出一股英姿刚气。他腰身笔直,稳如泰山,任凭这匹烈马如何地挣扎,都无济于事。马儿在他嘘嘘的口哨声中稍见安稳,小伙子便双腿猛一磕镫,马儿甩开四蹄,生风似地越过围栏和花丛,一路狂奔,直奔接待大楼的方向。眨眼之间,无影无踪。。。

两位老总目瞪口呆。。。

骆远山坐在地上,看着江帆,一脸的哭相儿,心想:“这丫头的脸,算是破了相,彻底毁喽。我可怎么和她父亲交代!”

趴在地上的江帆,感到麻木的全身稍稍有了些知觉。她越想越丧气,心里骂道:“妈的,明天陪光头佬北上的事儿算是彻底地泡汤了。这回我可把他给坑死了。怎么不摔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