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两位老总神情恍惚地坐在云海市医院走廊的长椅上,像两只落汤鸡,惊吓的汗水湿透了全身。当他们看到赵院长从江帆的病房里出来的时候,马上起身。。。

赵院长赶紧上前,伸手相扶,安慰着说道:“一切还算好,没伤到颈椎和脊骨,只是皮外伤。左膝伤得重,骨头都露出来了。脸部和肩部将来很难做到不留疤痕,得靠整容啦。”

两位老总,心如刀绞,无言以对。

赵院长示意让二位先坐下,用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说:“香港梅珊医大的整容手术,技术水平很高。我有个同学在那儿,可以托付。您二位一定先放宽心,我会尽我所能。我现在就去给他打个电话,让他今晚就搭船过来,拿出前期治疗方案再说。您二位要不要先去我办公室休息,等我一下?”

两位老总心里清楚,自己已经无力回天,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们双双摆摆手,致谢后,无精打采地坐回了长椅上。。。

赵院长安慰完两位老总,赶紧去打电话。

这时,在跑马场遇到的那位年轻小伙子,从楼梯方向大步流星地走来。两位老总赶紧起身,出手相迎。

李浩然握着小伙子的手,百感交集地说道:“今天多亏你啦小伙子,很及时。你贵姓呀?”

“李总,我姓龙,龙海生。”

“龙先生,谢谢啦!幸好你的及时出现。” 骆远山也温暖地握住龙海生的手。

“您好,您。。?”

“我姓骆,骆远山。”

“骆总,幸会。您就叫我海生吧。”

“海生,很高兴认识你呀。” 骆远山的目光里充满了感激之情。

“医生的诊断出来了吗?” 龙海生问道。

二位老总低着头,支吾了半天。

骆远山哽咽得快说不出话来:“嗨。。。出是出来啦,骨头没伤到。可小丫头的脸。。。毁啦。将来恐怕得靠整容。。。”

龙海生一听,笑了,轻松地说道:“既是这样,咱就办理出院。”

“出院?” 两位老总吃惊地瞪起双眼,不解其意地面面相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