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集

第十四章

午夜后的食街,人都渐渐地散去。路灯下、街道旁已零星地看不到几个人影了。

江帆、龙海生和林庭从阿文的“湾仔兄弟”出来,坐上了林庭的吉普车,奔向银海阁。

在银海阁值夜班儿的保安小潘,正坐在铁栅栏门里面的一张桌子旁打盹儿。听到车声,抬头望去,见门口停了辆军警车,便赶紧起身,紧张地打开大门儿,走了出来。一见下车的是江帆,才松了口气。

林庭和龙海生与小潘打了招呼,便陪江帆进了大门。穿过走廊,到了楼梯口。江帆拄着拐杖,停稳了脚步。她慢慢地转过身来,疲倦而孤立难支地坐在了楼梯上。

“好了,把背兜放下,你们回去吧。” 江帆抬头看着眼前这二位。

龙海生凑上前来,弯下腰、亲切地看着江帆:“回哪儿呀?我得先把你抱上去呀。”

“不用,我自己行。” 江帆摇摇头,语气很执拗。

龙海生一皱眉头:“你不是说真的吧?要是舍不得我,可以试试他抬滑竿的功夫。” 龙海生边说边一指身后的林庭。

“甭拿饭钱说事儿,刚才已经结了!”林庭马上掂了掂手中的背篼。

“不早了,我就不请你们上去了,改日吧。”江帆态度很认真。

林庭一看江帆来真的,马上提起手上的兜子:“你不是开玩笑吧?就你这一条腿,再拿这二十斤的东西。”

江帆微微一笑:“下楼不行,上楼没问题。我都十几天没出来了,想活动活动。”

“活动什么呀,这大半夜的,不胡闹吗!”林庭有些担心地提高了嗓门儿。

“你说真的?”龙海生面带疑惑。

江帆微微一笑。

龙海生无奈地挠挠头,顿了一会儿:“那我们可走啦?”

“嗯。”江帆轻松地点点头。

龙海生不忍地看着江帆,转身把林庭手里的背兜儿拿过来递给江帆,轻声说道:“那你慢慢来,别急。”

江帆温暖地笑了。

林庭有点儿急了,拍了一下龙海生的肩膀:“哎,我说,你该不是什么都听她的吧!”

龙海生转过身,轻轻地叹了口气,冲林庭一摆头说:“走吧。”

林庭莫名其妙地跟着龙海生向外走,边走边回头:“这哪儿行呀?你真把她这么撂这儿啦!她那条腿根本就打不过弯儿来!你让她爬上去呀?”

“所以她要我们离开。”龙海生虽然一脸地不情愿。

“她害羞?不会吧?这都收拾我一个晚上了!”林庭蹙着眉头嚷嚷着。

“那还能有什么?你拗不过她。来,给我支烟,待会儿再上去看看。”说话间,两人来到了大门外。

保安小潘,此时正在外面观赏着海湾大道的霓虹夜景,透着新鲜空气。林庭顺手扔给他一只烟,便和龙海生靠在车旁,边抽边聊着。

“ 云建的李总。。。”龙海生抽了一口。

“你是说李浩然?”林庭随口问道。

“嗯,是她的忘年之交。她堕了马,根本不准李总来看。李总没办法,只能求我每天给去个电话,说明情况。她这要不是已经憋了两个星期了,今天也不能让我抬她下来。你让她慢慢爬吧,只能这样了。”

“她没多大吧?”

“和我同岁,属马。”

“这小妮子可是够聪明的,比你聪明多了。”林庭指了指龙海生

“我可比不了她。”龙海生腼腆地一笑。

“这么快就认输啦?”

“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你和阿明得帮她办件事儿。”

“我正想问你呢。什么事呀,都折腾我一个晚上了。”林庭扔了手里的烟头,用脚碾了碾。

“帮她找个人,失踪两年了。”

“两年?谁呀?”

“她的发小。”

“确定在云海吗?”

“按帆儿的分析,应该在。”

“这好办那!阿明办这种事儿可是手到擒来,比警方神速。只要人在云海,就算是挖地三尺,也会不出三天,把人给你抄出来!”

“那就快点吧。。。”

林庭和龙海生聊了一会儿,看看时间,感觉差不多了,便又进了银海阁的大门儿。他们放轻脚步,高抬腿轻落足,嗖嗖嗖,眨眼间便来到了五楼。

二人抬眼一看,A单元的大门正敞开着。他们从门口向里抻脖儿一望,只见江帆累得满脸通红,额头和两腮都渗着汗珠。她一手拄着拐杖,一手端了杯水,正站在小走廊,大口大口地喝着。一见二位到了,便亲切地微笑着说:“这下放心啦?”

二人靠着楼梯,相互看了一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