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集

半年前

 

七月的云海,气候潮湿炎热,令人烦闷。

关着门窗,开着空调,连一点自然风都没有,憋得人头痛,这是江帆最受不了的。她只能既开着空调,又开着窗。不过还是感觉热得没处躲没处藏的。望着眼前这片令她没有太多好感的大海,自言自语道:“鬼地方,连海风都是热的。夏天像蒸笼,秋天刮台风,狗屁海景,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看着沙发上那满满一大袋子的现钞,江帆苦笑着一咧嘴,心想:“大屿的清风明月,在这里是多少钱也买不到啦。” 她拎起那个重得压手的袋子,穿上拖鞋下了楼,想在银行下班之前,把钱存上。

刚出银海阁的大门儿,马路对面就走过来一位三十多岁、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他一见江帆,马上色迷迷地打量起她来。他跟在江帆身后,紧盯着江帆的美腿,前后脚儿地进了银海阁左边的中国银行。当他看到江帆往台上倒出了像小山一堆的现钞时,便开始和江帆搭讪起来:“小姐是做什么生意的?发财不小啊!”

江帆回头瞟了一眼他那令人厌恶神情,没出声儿。这家伙看江帆不爱搭理自己,便有些气儿不顺了,马上小人兮兮地说道:“银海阁的吧?”

江帆还是没理他。存完钱,转身出了银行。

第二天下午,江帆到银海阁附近的意大利家俬城去买沙发。正当交款的时候,就听一位男子和一位男服务生在旁边大声地吵了起来。江帆一看,吵架的男子正是昨天在银行遇到的那个胖子。

只听胖子喊着:“你们这不是宰人吗?中山家俬城的沙发,和你们的一模一样,叫价才三千。你们这儿竟敢卖到三万?太离谱了吧!这儿附近住的都是有钱人不假,可也不给你们这么宰呀?我要不是看在你们这儿距我家近的份儿上,我才不到你们这种店里来。这不是开黑店吗?我就给三千!”

服务生马上向他解释道:“先生,我们这是意大利进口货,不是仿造品。你坐上去试试,看看这皮的质量。我们的产品都是有进口报关单的。你这三千,还不够交税。”

“看什么报关单呀?谁认识那东西?我不和你们啰嗦,就三千!”

里面的男收银员一听,马上接上话茬儿了:“那套沙发,这位小姐已经三万买下了。你就是再拿三万来,我们也没货给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拿三千元上这混事儿,买个沙发腿吧!”男收银员说罢,把江帆刚刚放下的三万块往收银台上‘咕咚’一摔,骂道:“还他妈的算个男人!”

胖子刚要冲收银员发火,可一见交款的是江帆,马上一反常态,冲江帆喊了起来:“是你呀!银海阁的,没错吧?”说完,他一指江帆向众人嚷嚷道:“你们也不想想,我能和她比?银海阁住的都是什么主呀?就这大美女,大把人包!二奶吧?我告诉你们,你们还别不信,这银海阁住的,全是港商或北方省级以上高官的二奶,要是有一位正室,我把脑袋揪下来当球儿踢!”说着,他又盯着江帆质问道:“哎,我说,你上这儿来装什么蒜哪?不就当了个二奶有点儿钱吗!”

江帆气得心里直拱火:“揍他?那我算是出了名儿了。憋着吧?那我这二奶算是当定了。这台阶怎么下?”江帆心里正犯难嘀咕着,就听旁边儿有人答腔了。

“人家二不二奶的,关你屁事儿!你哪儿那么多的屁话!”

江帆扭头一看,原来是位二十六、七岁的小伙子。他正不可一世地在一旁盯着胖子。

胖子一听就急了,冲小伙子喊道:“你哪儿冒出来的呀?你说话才放屁呢!”

男服务生赶紧跑到小伙子身边,面色紧张地低声说道:“来啦,明哥。对不起,这事儿。。。”

被称为明哥的小伙子,冲眼前的服务生一摆手。服务生马上止住了嘴,恭恭敬敬地站在了一边儿。

胖子提高了嗓门儿,目中无人地接着说道:“你这儿既然是开店做生意,就该允许讨价还价,来去自由。你再敢跟我说话不客气,信不信我让人把你这店端喽?小广东儿佬儿,真不知天高地厚!”

明哥一听胖子说这话,马上忍不住地哼着鼻子笑了起来:“我信,我信。我这小店,哪惹得起您这位大人物?看来,我今天要是不卖给你一套,还真对不住您。”

“算你小子识相!”胖子一看明哥点头儿哈腰的,马上摆出一幅十足的威风,很有满足感。

明哥接着赔笑道:“请问您住哪里呀?我派人给您送家去。”

“送到银海阁马路对面的荔枝湾,3栋401。”

“那儿住的可都是北方来的大款,您不是租的房子吧?”

“屁话,去年年底买的!”胖子得意地一咧嘴。

“那就好办啦。来人,把家伙给我拿出来。”瞬间,明哥的脸色骤然大变,铿锵有力地喊了一声。

这时江帆才注意到,原来这店里没有女服务员。几位男服务生早已站在大门口,把门给封死了。家俬城的面积很大,再有高高低低的各式柜子遮挡着,里面的客人看着零星、不很显眼。可一有热闹,那些探头探脑,隔着距离观望的,还着实地出来了不少。

胖子一看这架势,感觉有些不妙,顿时有些紧张起来。

那位收银员转眼就从柜台下面抽出了一把雪亮的砍刀,走上前来,将刀柄递给了明哥。

明哥一把抓过刀,在手里掂了掂,眼珠子一瞪,冲胖子就过去了。胖子吓得马上倒退了几步。 。。

明哥过去一把揪住了胖子的衣领骂道:“你他妈的給我过来看清楚!”

这时的胖子,双腿已经有些站不稳了,被明哥这么狠狠一扯,三步并两步踉跄着就被拖到了沙发旁。明哥用力一推,胖子一头就扎进了沙发里。

“你这是干什么呀?有话好好说,君子动口。。。”胖子刚从沙发里扭出半个脑袋来,就被明哥一脚、重重地踩在了肥乎乎的脖子上。胖子的半张脸埋在沙发里,余光中就见明哥举起了砍刀,带着刺眼的寒光,猛地向他的脑袋猛劈下来。。。

胖子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

明哥的刀重重地插了下去。。。

胖子如一堆烂泥,摊在那里,尿了裤子。。。

砍刀深深地插到了沙发里。。。

明哥起身,把沙发的座位和靠背,从左到右全部膛开。然后回头把刀往胖子的脖子上一架:“这回里里外外地都看清楚了吧。知道什么叫原装货啦?”

“是。。。是。。。看。。。看清了。你。。。你你你把刀拿。。。拿开。。。求你。。。”

明哥一哼鼻子:“事儿还没完。我现在就派车去中山,把你说的那套一模一样的给你拉回来,也开膛给你看看。要真他妈的是一样的,我送你一套。可要他妈的不一样,你不给我翻上两倍,我就活剐了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