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集

 

阿明的意大利家俬城,坐落在距澳门关口附近、银湾大道的最佳商业路段,距‘银海阁’约有两百米远的距离,中间只隔着海滨花园。家俬城的门脸儿并不豪华,但内部装修却相当独特。面积很大,占据了整个楼座的临街一层。各种款式的意大利高档家俬一应俱全。

阿明的办公室设在家俬城最里面靠后门儿的出口处,三面玻璃隔断,可一览整个家俬城。他今天来得特别早,正坐在老板台后面的大班椅上,为大家泡着功夫茶。

江帆沉默不语地侧座在阿明老板台前的皮椅上,左手拄着拐杖,右手缠满了绷带。

龙海生和林庭坐在江帆对面的沙发上,静静地抽着烟。

站在屋中间的五、六位年轻小伙子,正相互地传递着一张照片,嘴里不停地嘀咕着。

阿明把三杯冲好的功夫茶放在了一个小托盘儿上,轻轻站起身,板着脸来到江帆面前,一哼鼻子:“哼,女孩子嘴甜点儿,不会吃亏的。喝杯茶啦。”

江帆手刚一伸,又缩了回去。。。

阿明看着她那缠满了绷带的手,眼神中掠过一丝不易被察觉的愧疚。但脸上仍若无其事地说:“唉,用另一只手啦,很热。”

江帆放下手中的拐杖,还没把手伸过去,阿明就轻轻地将小茶杯放在了她旁边的桌上,轻声说道:“凉些再喝。”说完,转过身,把托盘放在了林庭和龙海生面前的茶几上,回过头来对屋中央的几位正嘀嘀咕咕的小伙子嚷道:“大点儿声啦!像群女人。什么阿玲阿玲的?”

“明哥,你和这阿玲什么关系呀?”一位叫阿豪的小伙子拿着照片问道。

“关你屁事儿!” 阿明冲他一瞪眼。

“你叫她什么?”林庭前倾了一下身子,放下手中刚刚喝完的空茶杯。

阿豪马上转身对林庭一点头:“庭哥,这不是阿玲吗,我们都认识她。”

其它几位小伙子也都不约而同地点着头。

“别那么多的废话!她人在哪儿呀?”阿明不耐烦地一把从阿豪手中抓过照片。。。

“她天天在银海阁楼下拉客,一过晚饭时间就会出来。”

“拉客?拉什么客?”阿明瞪大了眼珠子。

林庭和龙海生相互对视了一眼。

江帆静静地坐着没吭声。

“拉客就是拉客喽。” 阿豪扫了一眼旁边的几位。

“是呀,阿玲要价很高,只有住在银海阁的老板才出得起她的价钱。” 另一位小伙子马上帮着阿豪解释着。

“你说她是鸡? ”阿明惊讶地一皱眉头,声音都变。

“当然是鸡啦,不是鸡是什么?银海阁的保安小潘还经常帮她介绍客人,谁不知道?”

小伙子们听着阿豪的话,都连连点着头。

阿豪又看着阿明说道:“阿玲整天和阿惠在一起。我去银海阁楼下的万家小店给你买烟,经常会看到她们。银海阁的小潘和她倆的关系很好。每次公安局大搜捕的时候,小潘都把她们藏进银海阁。听说。。。” 阿豪说着停顿了一下。

“听说小潘还拿阿玲的回扣。” 站在阿豪身边的小伙子马上补充道。

“他们。。。还。。。经常地在路边,一起吃烤香肠。” 另一位支支吾吾地、边说边用眼睛溜着江帆。

“还有什么,快说!看什么看!” 阿明气呼呼地猛地上前一步,举手照他的脑袋就是一巴掌。

小伙子缩了下头,盯着江帆一指:“阿玲也带着一条和这一模一样的项链。”

江帆听得真真切切。她面沉似水,哑口无言。

刹那间,屋子里一片寂静。

“都给我滚!” 阿明突然地吼了一嗓子。

“你能不能不这么一惊一乍的。” 林庭一抬头,瞪着阿明。

阿明狠狠地把照片往桌上一拍,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几个小伙子不知道哪句话惹恼了他,一看气氛不对,赶紧都溜了。

龙海生和林庭低着头,没再出声。气氛非常地尴尬。

江帆慢慢地拿起了那杯浓浓的功夫茶,一口喝了下去。

阿明阴沉着脸,点上烟,刚抽了一口,便突然地大笑起来,拍着桌子,前仰后合地难以自控。

林庭和龙海生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莫名其妙地眨眨眼,看着阿明。。。

阿明一边大笑一边指着江帆:“ 哈哈哈。。。昨。。。昨天说你二奶,你还动手打人。。。” 接着他又用手点着桌上薛宁的相片:“今天她成了鸡,你倒没脾气了,哈哈哈。。。,不准再动手啦,这。。。这回可不是我说的,哈哈哈。。。”

林庭气得瞪起了眼珠子,冲着阿明狠狠地说道:“结了婚的人,孩子都快出世了,你能不能有点儿正行儿。”

阿明还是忍不住地笑,看着江帆继续说:“事实来的吗。哈哈哈。。。要不今晚我去‘叫’她,然后再给你个惊喜?哈哈哈。。。”阿明越说越来劲。

林庭还想说什么,却被龙海生拍了下肩膀给拦住了:“别理他。”

江帆一脸地绝望。她拿起拐杖,慢慢站起身,步履沉重地向外走。。。

阿明望着江帆那忧伤的背影,又添了一句:“不就当只‘鸡’吗,没那么夸张。”

林庭气得把手里的半截儿烟‘啪’地冲阿明弹了过去,刚好打在阿明的手背上,烫得他一哆嗦。他掸着烟灰,望着江帆,还是笑个不停。

江帆走到门口儿,停住了脚步,慢慢转过半个身子,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开口,低头停了一会儿,转身出去了。。。

林庭和龙海生望着江帆的背影,无言以对。。。

阿明安静了一会儿,起身给二位斟上茶。三人边喝,边默默地在心里各自琢磨着。。。

最后还是林庭开了口。他摇摇头,无奈地咂咂嘴:“ 这还真是不好见面。薛宁要是脸上挂不住,再来个破罐子破摔,跑了,那可就真麻烦了!”

“见什么见呀?多余!走上这条路,没得救啦。” 阿明吐了口烟,往椅子上一靠。

龙海生低着头,叹了口气:“总算是有个结果了。”说完, 他轻轻地拿起了烟盒,倒了支烟,叼在嘴上,打着了火,还没等点上,就听外面“咣当”一声巨响,紧接着便是“哗啦啦。。。”的声音。

三人顿时一愣。

阿明刚要起身,又传来一阵“咣当,哗啦啦。。。”

这回三人都听清楚了,这声音的确是从家俬城里传来的。

三人顿时从座位上窜了起来。阿明在前,林庭、龙海生在后,冲出办公室。刚拐出门口,就见阿豪从家俬城前面疯了似地跑了过来,满脸涨红,一指前大门说道:“明哥,刚才那女的,拿石头把我们的门脸儿全砸啦!”
阿明抻着脖子,向前张望着。。。

家俬城里的家俱高高低低,遮挡着视线,再加上逆光,什么也看不清楚。阿明赶紧顺着走道,急速向前奔走。。。

“她搬石头你们没看见?”阿明边走边问阿豪。

“是是。。。我搬的。她说手上有伤,不方便。让我先搬两块放在门的两边儿,还说一会儿你会出来看。”说完,阿豪马上习惯地拿胳臂挡着脸。

“你个没脑的白痴!”阿明伸手就向阿豪的脑袋上扇去。

“我怎么知道她是要砸玻璃?你刚才还和她好。。。”

没等阿豪说完,阿明抬腿又是一脚:“我好你个老母!”

阿明追着阿豪,打到大门口儿才停住手。。。

眼前的一切着实地把阿明给惊呆了。

前门大厅满地的碎玻璃,门两边的落地钢窗只剩下了框架子,像被炸弹炸过一样,整个门脸儿面目全非。所有人都缩脖站在一边,神色紧张地偷窥着阿明。

“多大的石头啊!”阿明气得两眼直冒金星,声音都岔了调儿。

“围花坛的大石头。” 阿豪双腿打着哆嗦,侧身一指沙发旁、滚进来的一块比西瓜还大的石头。

“这群饭桶!”阿明边骂边踩着满地的碎玻璃向店外走去。到了门口的人行道,望望左右两边,一眼就见到了江帆。江帆正稳稳当当地站在距自己百十米远的海滨花园的草坪上,拄着拐杖,面朝着自己。不知是晒太阳,还是在挑衅。

阿明看着江帆,差点儿没背过气去。他指着江帆,肝长气短地来回走,嘴里不停地骂:“这,这个死八婆!见到她我就没好日子过,什么东西!”

这时,林庭和龙海生也跟了出来。

望着远处只露着半张脸的江帆,林庭憋不住地想笑:“阿明,这茬儿你不能接。她这可是无名火儿,不是冲你。”

“放你个屁!不冲我怎么不砸你家玻璃?”阿明已经气得语无伦次、快说不出话来了。

龙海生将那支一直叼在嘴上的香烟慢慢点上,轻轻吐了一口,微微一笑:“嘿,谁让你那破嘴!”

点击进入:“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