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集

当天的晚饭时间,林庭和阿明在湾仔兄弟的大排档里,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叫齐了酒菜,边打边炉边聊着天儿。从阿明的神情中还能看得出,他还在为店面被砸的事儿别扭着。

南方入了12月,虽说没有北方的冰天雪地,但也着实地有些凉意。今年的气候更是特别,气温突然开始骤然下降。所以来大排档打边炉的人特别多。阿文这里的生意更是相当地红火。

“这么快?没见到人?”林庭向刚从外面进来的龙海生问道。

龙海生没答话。他把脱下来的西装搭在了椅子上,边摸摸冻得有些发红的鼻尖儿,边搓着手坐了下来,拿起一瓶冻啤酒,给自己满满地倒上。

阿明一见龙海生,心情好像也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他忙给龙海生斟了杯热茶,关切地说道:“先喝杯热茶暖暖胃。”

龙海生好像没听见,端起啤酒喝了一大口,说道:“广播里说,香港昨晚冻死了三十多位孤寡老人。”

阿明把筷子往桌上一戳:“放屁!香港哪天没有几十位老人过身哪?这天一冷,就都算冻死的啦?这些搞八卦新闻的,嘴不是用来吃饭的。”他边说边从火锅里捞出一些热腾腾的鱼片,放在龙海生的碗里说:“吃些热的啦,进来就喝凉啤酒。不是小孩子了,要学会照顾一下自己。”

龙海生拿起了筷子。。。

林庭看着龙海生,微微皱起了眉头,轻轻地拍了下桌子说道:“哎,我问你哪,见到人了吗?”

还没等龙海生开口,阿明就搭腔了:“这个时间,她一定是在楼下等的啦,你还用问?”

“没见到。” 龙海生边吃边说了一句。

“那你把饭送哪儿去啦?”林庭问道。

“给小潘了,今晚小潘值班。”

“她不在家?”林庭又问。

“小潘说她去了后面海边。”

林庭放下筷子,看了看手表:“不对呀,这个时间应该是薛宁出现的时候。她不在前面等人,到后面海边去干什么?你没去找她?”

龙海生没出声。

阿明点了只烟,抽了一口:“找什么呀?那位一肚子气还没顺过来呢,你让海生去找挨骂?”

林庭也拿起了桌上的香烟,冲阿明一翻眼皮:“她还不顺?那是砸你砸轻啦?”他边说边点上烟,长长地吐了一口:“她还有什么不顺的?这事儿到现在为止,她就应该撤出,再管可就多余了!”说完,把火机往桌上一丢。

龙海生还是没出声。

阿明笑了:“嘿嘿,拼死拼活地找了两年的大活人,现在变成了‘鸡’?她消化得了才怪。”

“那也得找到人再说呀。难不成薛宁就铁了心地要继续当婊子?”林庭喝了口啤酒,看着一言不发的龙海生。

阿明一耸肩: “嘿,说的容易,你说不当就不当?人都是要面子的。薛宁干这行,最怕让她知道。真要像你说的,下不来台,一走了之,不是更麻烦?”

林庭看着只顾着吃,一句话都没有的龙海生:“哎哎,你小子人在心不在的,想什么哪?”

龙海生慢慢抬起头,轻轻放下筷子,拿起餐巾擦了擦嘴,略有所思地说道:“帆儿不把见到薛宁以后的事情想清楚,她是不会冒然去见薛宁的。见了面就要解决问题,这是帆儿的作风。我不想打扰她。”

“你倒挺懂事儿!她什么作风呀?薛宁可不是两三岁的小孩子了,腿长在人家身上,她管得了吗!” 林庭弹弹烟灰。

“是呦,女人之间能有什么呀?不过,让她撞撞南墙也好,免得她整天地不知天高地厚。”说完,阿明突然一皱眉,转脸看着龙海生:“哎,她们之间到底有什么?”

龙海生没吭声,又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林庭一哼鼻子:“哼,你问他?那还不如问我呢。”

“你知道?”阿明眨眨眼。

“明天去问问不就知道啦。我明天就去找她。先弄清楚这二位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再说。免得都跟着吓忙活。”说完,林庭转过脸来看着阿明:“要不明天你和我一起去?”

“省省吧,我可没那么得闲,我和她玩儿不起。她给我砸成这样,我还一大堆事儿得处理呢。哼,这半个月,我算是别开张了。况且,就算是你去,如果她不想说,你也是去白挨顿骂。晚上我找你吃饭吧。”

“你那破店面!哎你不是一直想把门脸儿弄得气派点儿吗?”林庭冲阿明一憋嘴。

“我就欠她砸是吧?拐弯抹角的!”阿明瞥着林庭。

林庭咧着嘴,“呵呵”地笑着。。。

*

从湾仔兄弟出来,谁都没开车,三人步行去了澳门关口附近、云海酒店的台球厅。

龙海生一直都是心不在焉。临近午夜,他更加地感觉心烦,总觉得要出事儿,便与林庭、阿明打了招呼,独自一人去看江帆。

从云海大酒店沿海滨大道步行到银海阁,也就十几分钟的距离。

午夜的海风,带着阴冷。龙海生打了个冷颤,裹了裹西装。入冬前的云海,还很少有像今天这么冷的时候。龙海生一边深呼吸,一边加快了脚步。

没到银海阁,远远望去就见路灯下面有几位神情迥异的女郎。她们穿的并不性感,也不妖艳,容妆淡抹,与平常的女孩子没有明显的差异。要不是有霓虹灯光的点缀,不会有人感到她们的身份特殊。而这些,龙海生以前都不曾留意过。可今晚,他想多逗留一会儿。

龙海生在银海阁楼下的万家小店停住了脚,进去买了包香烟和一瓶矿泉水儿。今天他才留意到,这里的东西的确比其它地方的贵,而且贵出有五六倍。回个call机,标价两元,其它地方才两毛。一瓶矿泉水也卖到了十几块。龙海生突然感到,生长在这个城市里的自己,对周围的一切竟是如此地陌生。他抬头望着海滨大道那耀眼夺目的灯光,仿若自己身在隔世。

“这的确是个特殊的地段儿。”龙海生想着,打开了凉凉的矿泉水,喝了一口,让自己醒醒神儿,然后走到银海阁大门前,刚想按江帆的对讲机,里面的保安小潘便赶紧起身和他打着招呼。。。

“龙先生,江小姐还没回来。”小潘边说边打开铁大门,笑嘻嘻地从里面迎了出来。

龙海生这时才留意到,他给江帆送的晚餐,还在小潘的桌上放着。他马上冲小潘一皱眉头:“会不会已经回来了,你没看见?”

“不会,我一直就没离开过。中间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又按了江小姐的对讲机,根本就没人听。要不我再试试?”小潘说完,转身又去按对讲机。

响了好一阵子,还是没人接听。

龙海生顿感心里慌乱,便又向小潘问起了晚饭时间问过的同一个问题。“她出来时怎么说的?”

“她就说去海边透透气,一会儿就回来。”小潘答道。

龙海生把手里的矿泉水儿瓶往门前的阶梯上一放,回头喊了句:“帮我扔了。”说着,人就进了侧门儿,直奔后面海边。

出了银海阁的后门儿,光线一下子暗了许多。海滨大道的灯光被建筑隔挡,这里有些背光。

龙海生急忙站定,先让自己的视觉适应一下光线的反差。这儿的地势,坡度很大。站在高处一眼望去,蜿蜒的海堤小路,延伸到很远都能尽收眼底。柔和的灯光,为这里增添了一种朦胧般的神秘色彩。环顾四周,不见一人。他望望自己曾与江帆坐过的地方,只有个包着头的流浪人,蜷缩着身体倒在幽暗冰冷的海堤上,一身的悲凉、无助。

“帆儿不在。天这么冷,她会去哪儿?”龙海生心里泛着嘀咕。他顺着阶梯下了高坡,沿海堤小路向前快步走去。。。

单薄的西装,被海风吹卷着。龙海生顿感身上的热量被抽空,刹那间变得冰凉异常。他停下脚步,解开了西装扣儿,把衣服紧紧地裹了裹,用胳臂压着前襟,拉起衣领,双手插进了衣袖。。。

过了银海阁,整个海湾再次暴露在海滨大道霓虹灯光的余晖之下,一切都清晰可见。龙海生大步流星地沿海堤小路走了好一阵子,却不见江帆。

“这么晚,她又浑身是伤,会到哪儿去?” 龙海生更加地忐忑不安起来。他急忙转身,加快脚步,没走海湾,而是直接奔向海滨大道。刚走了几步,便伸手拦了部过路的出租车,转眼又回到了银海阁。

因天气太冷,万家小店的老板娘正准备提前打烊。一见有人进来,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儿。

龙海生和老板娘点头儿打了个招呼,便拿起了共用电话。。。

铃儿响了好一阵子,江帆的电话还是没人接。。。

龙海生出了小店,来到银海阁门前,‘梆梆’地拍着铁大门儿,把正爬在桌上打盹儿的小潘惊了起来。。。

“江小姐回来了吗?”龙海生有些迫不及待了。

“没有。”小潘揉着眼睛,睡眼惺忪地答道。

龙海生马上转身向万家小店的方向喊了一声:“老板娘,别关门,我再打个电话。” 他迈着大步再次进了小店儿。。。

“喂,你有帆儿的消息吗?”电话刚一接通,龙海生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她失踪啦?”电话里传来林庭急切的声音。

“我找遍了整个海湾。家里也没人。”

“你现在在哪儿?”

“银海阁楼下。”

“我马上就到!”

龙海生放下电话,出了小店儿。这时小潘也从大门里走了出来,在路边抻着懒腰。

龙海生扔给小潘一支烟,自己转身蹲在路边,点上一只,懊恼地抽了起来,心里嘀咕着:“送饭的时候,我怎么就不去后面看看她呢?见鬼!”
*

林庭和阿明离开了台球厅,感觉肚子有些饿,再加上今晚的天气太冷,便取了车,来到了附近的‘百家粥’,准备暖暖地吃上一碗。

热粥刚刚端上桌,龙海生的电话就来了。林庭接完电话,把钱往桌上一拍,和阿明匆匆离店,跳上各自的车,直奔银海阁。。。

这时已经快凌晨两点了。

二人开着车刚转出海湾大道,就能看见远处银海阁路灯下面蹲着的龙海生和站在他身后的小潘。

还没等林庭的车靠上前去,就见龙海生猛地站起身,掉头就走。。。

直觉告诉林庭,一定是出事儿了。他猛加了一脚油,接着一个急刹车,纵身跳下,追着龙海生的背影进了银海阁的侧门儿,直奔后面海边。。。

阿明也迅速地停下了车,不知所以然地跟了进去。。。

小潘一旁傻乎乎地楞着。。。

龙海生出了后门,顾不上走阶梯,借着幽暗的灯光,从坡上几个大步飞到了海堤小路,直奔那个倒在堤坝上的“流浪人”。。。

龙海生的脚步瞬间放缓,浑身的血液刹那间凝固,变得冰凉。他全然察觉不到波涛的汹涌、彻骨的冷风。他一步一步地走向那个落寞不堪的“流浪人”。。。

龙海生认出了那件裹着头的衣服和那双露在外面的鞋子:“是帆儿!”

阵阵的苦涩和锥心般的疼痛,袭遍了龙海生的全身。他只觉得四肢无力。。。

望着江帆那孤独无依、瘫软无助的身影,龙海生想象不出那卷缩在冷风之下长达八个小时的她,还有没有温度?可他知道,不会流泪的帆儿,心灵上却是遭受了灭顶之灾。

龙海生脱下西装,盖在了江帆的身上,弯下腰,怜惜地将她抱了起来。。。

江帆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过了好一阵子,她才轻轻地叫了声:“海生”。

龙海生两眼发热,难过地低下了头。。。

林庭和阿明悄然地站在龙海生的身边,沉默不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