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集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江帆满了十五周岁,就要高中毕业参加高考了。

‘五一节’前的一个下午,江帆跨个小背兜,气呼呼地来薛宁家找薛宁。一进门儿,就把背兜儿摔在了薛宁的怀里,撅着嘴说:“我不考了!”

“又怎么啦?” 薛宁被江帆的举动吓了一跳。

“军校、警官大学都不准报,我还考个屁!报考志愿都是我妈填的。宁宁,我真的不考了,我可不想这么憋屈地活着,我一点儿进考场的兴趣儿都没有了。你爸爸多好,什么都依着你。”

薛宁起身,把背兜放到旁边儿,顺手拨了一下桌上的琴弦:“那你想怎么着呀?”

江帆凑近薛宁,张开两只胳膊,诡异地笑了:“掏我上衣兜。”

薛宁不解地愣着。。。

“掏呀!傻看什么!”江帆不耐烦地一跺脚。

薛宁赶紧把手伸进了江帆的上衣兜儿里。。。当她把手慢慢拿出来的时候,她惊得瞪大了眼睛,大叫起来:“哇,这麽多钱!”

“这边这边。”江帆冲薛宁努努嘴儿。

薛宁从江帆的另一个衣兜里又掏出了一大把:“帆儿,你哪儿弄来这么多的钱呀?”

“十几年的压岁钱。除了我们喝酒花的,剩的都在这儿了。看看,还有多少?”

薛宁推开吉它,把一捧的钱洒在桌上,认真地数了起来。。。

“七百三十快!哇,七百三十块!发啦!我们发啦!”薛宁兴奋地叫了起来。

“够吗?”江帆趴在桌边,歪着头看着薛宁。

“你想干啥?”薛宁不解其意。

“坐船去上海。让这些老东西都见鬼去吧!”江帆的目光中闪烁着按捺不住的喜悦。

“你说真的?”薛宁马上神采飞扬。

“我们这就走!”江帆毫不迟疑。

“呀,美死我啦!好,听你的,我们这就走!你等等,我去找柱子。” 薛宁说完,撒腿就向外跑。。。

“别和他说!”江帆喊道。

“我不傻!”话音没落,薛宁已经‘咚咚咚’地下了楼。不大的功夫,便扛了把斧头回来。一进门儿,二话不说,直奔屋角衣柜,对准下面的一个抽屉上的锁头,抡起来就砸。边砸边说:“让你上锁,让你上锁。。。”

“你干什么呀?”江帆看着薛宁发疯的样子。。。

“这里有钱。我爸怕我偷,整天地锁着。我让你锁,我让你锁。。。”

‘哗啦’一声,衣柜上的镜子被震裂了。。。

“小心!”江帆话音未落,玻璃已经碎了满地。。。

柱子妈在楼下被震得心惊肉跳,敲着墙喊了起来:“这不是要拆房子吗?” 。

“管它哪,一不做二不休!”薛宁继续砸着。。。

“柱子呀,你拿把大斧头给宁宁干什么呀?还不快去看看?这群祖宗。。。” 柱子妈惊慌失措,实在是坐不稳了。

柱子也被楼上的声音震得有些发毛。他赶紧出屋来到了院儿里。‘蹬蹬’两大步,刚上了半截儿楼梯,抬头就见江帆堵在了楼梯口。

“谁请你啦?” 江帆小脸儿一绷,瞪着柱子,不客气地说道。

“你俩又折腾什么呀?”柱子笑呵呵地仰着脖子,望着江帆。

“管得着吗?你给我下去!”江帆双手封住楼梯两头儿,一边往下走,一边用脚尖儿踢着柱子。

“你俩别闹啦。”柱子和气地恳求着。

“好,你不走是吧?”江帆回身就向上跑。。。

柱子站着听了听,上面的声音越来越大。

“柱子,你还不上去看看,傻站着干什么呀?”柱子妈从窗口催促着。

柱子刚想抬腿,就见江帆端着一盆水,‘哗’地泼了下来。

柱子一看不好,赶紧后退,可还是晚了半步,从头到脚,被浇了个透心儿凉。

江帆单手一点:“还有桶垃圾,你再敢上来?”

看着江帆那调皮捣蛋的倔强神情,柱子被弄得哭笑不得,他只能无奈地转过身,边下楼边扭头看着江帆:“我走,我走,你个小混蛋儿,以后给人打死,也别来找我。”

这时,薛宁喜不自胜地从屋里冲了出来,拽着江帆就往回拉。。。

二人进了屋,关上门,来到桌前。。。

薛宁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压低声音,激动地说道:“看,看,这儿有两百五的现金,还有个五百元的存折。”

江帆扫了一眼,伸手儿从那打儿两百五的现金中抽出一张,团成团儿,往床上一扔。。。

“为什么呀?”薛宁疑惑不解。

“我讨厌二百五。给你爸当饭钱吧。”江帆又一指那伍佰元的存折:“有它没用,得有章子,你爸的手戳。应该和这张存折放在一起。”

“在这儿在这儿,找到啦,发啦发啦。。。”薛宁高兴地颤抖着双手。。。

“别高兴得太早,把钱取出来再说。快,等会儿银行下班了。”

“得拿几件衣服。”薛宁赶紧收拾几件必带的衣物,像做贼似地把钱塞好,门也顾不得上锁,跑到楼下,把钥匙往柱子脚底下一扔,高声喊道:“告诉我爸不用找我,过几天我就回来。”

柱子正在门口凉着刚从身上脱下来的衣服,一看二人撒丫子似地往外跑,高声喊道:“你俩干什么去呀?”

二人已经无影无踪。。。

*

银行柜台后面坐着的,是位四十左右岁的胖女人。她一看两个年龄不大、跑得气喘吁吁的女孩儿要取五百元?马上警惕地眨眨眼,刚要开口。。。

江帆反应机敏,忙推了一把正趴在柜台上喘着粗气的薛宁:“宁宁,你别急,医院不是说你爸没危险吗?”

薛宁先是一楞,然后马上眼皮都不眨地答道:“帆儿,等会儿我要是跑不动了,这钱,你得帮我送去医院。”说完,她急忙蹲到柜台底下,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嘴,偷偷地笑了起来。。。

胖女人立刻拿起了章子,煞有介事地一摆手:“等着,马上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