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集

 

“帆儿,最上面是一等舱和二等舱,必须要特别的介绍信,而且只卖给高干。三、四等舱也要介绍信,只有五等舱什么都不要。可是船舱在水面以下,什么都看不见。”薛宁在码头的售票处问清了情况,沮丧地向在一边等候的江帆说明了情况。

“没关系,上了船再说。车到山前必有路。”

“上了船还能有什么办法呀?”薛宁有些怏怏不乐。

两人花了三十块,买了两张五等舱的船票。随后,便在码头附近找了家狗不理包子铺,进去开开心心地大吃了一顿。

夕阳落日,已经开始登船了。

两人都是第一次乘船远游,高兴得难以自控。

上了游轮才知道,这轮船大的出奇。有餐厅,电影厅,还有图书室和棋牌室。。。从上了船的第一刻开始,俩人的眼珠子就不够用了。

船。终于起航了。二人站在船头甲板上,领略着乘风破浪,她们就像两只刚出笼的小鸟,跃跃欲试地准备高飞。。。

海水苍茫,海雾迷蒙,翻腾的雪浪从天际涌来,就像水底的鱼儿游出了水面。湛蓝的大海,似一幅在微风中抖动的锦缎,蓝得晶莹,蓝得活泼。。。

“非本舱旅客请止步。”头等舱的楼梯口立着快牌子。

“帆儿,我们不能再上了。”

“甭理它,跟着我。”

薛宁蹑手蹑脚地跟在江帆身后。。。

原来,头等舱是双人间。那白色的弹簧床,看着就舒适,一定是软软绵绵的。哪像五等舱,通铺大板,硬邦邦的,就像停尸间。

二人正抻着脖子,顺着门上巴掌大的小圆窗向里望着,就听身后传来:“哎,你们是哪个舱的?这里不准随便上来。”

二人回头一看,是位穿制服的船员,正在身后打量着她们。

“找我舅舅。”江帆毫不迟疑、坦然地答道。

“你舅舅是谁呀?”船员问道。

“你们船长。”

“船长?”

江帆瞟了他一眼。

“船长室在船头。”那船员抬手一指:“哎,船长来了。”

江帆扭头一看,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正从船头的方向顺着走廊向这边走来。逆光中,看不清他的模样。

薛宁心里一紧:“糟糕,麻烦来啦!”

“就是他!谢谢你。”江帆和船员点了一下头,转身迎了上去。。。

薛宁紧张地在后面跟着,拽着江帆的衣襟。。。

那位船长好像突然地想起了什么,走到一半儿,停住了脚步,转身向回走。。。

“帆儿,我们快走吧,不然等他再出来,把我们堵这儿可就麻烦啦。”薛宁拉了拉江帆。

“找的就是他!”江帆头也不回地向船长室走去。。。

*

“好大的客厅啊!这沙发,真气派!”薛宁趴在船长室的暗色玻璃窗外,抻着脖子,瞪园了眼珠子向里望着。嘴上惊叹不已。

船长室连门儿都是双扇儿的,看着就敞亮。客厅的正前方,整面都是玻璃窗,视觉开阔,可一览海上全景。里面还有三间休息室,从半开着的门望进去,都是弹簧大床。连侧窗都能眺望海景。

俩人在窗外贪婪地向里望着。 。。

“我们住这儿怎么样?”江帆扭头向薛宁问道。

“他要真是你舅舅就好啦,让我们住上两晚,我们可就神啦!”薛宁的眼神中充满了渴望。

“让他当回我舅舅有何难?只要你想住,一切都好办!拿三百块给我。”

“干什么?”薛宁吃惊地瞪大了双眼。

“头等舱一位就七十。这间船长室,还不值它三百?快点掏钱!你要想进去,就得把他弄走。”江帆指着刚从里间儿出来的那位身材伟岸的船长。。。

*
好大的船长室!床是围着船舱角度特制的,又大又舒适。薛宁迫不及待地跳了上去,撒欢地喊着:“今晚我们可以好好地、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啦!”

“睡觉?然后眼一睁就到上海啦?”江帆坐在外面客厅的圆形沙发上,盘着腿。

“那你还想怎么着呀?” 薛宁从床上滚下来,在卧室门口伸着脖子,探出头来。

“你给我出来。”江帆说着,一指前面:“去,把所有的窗都给我打开。”

薛宁连蹦带跳地从里间儿跑了出来,拉开了客厅所有的窗。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 凉凉的海风,伴着群飞的海水,带着雷霆的涛声,夹着湿漉漉的海腥味,扑面而来。那海上的波涛,层层叠叠。飞舞的浪花,如狂奔的野马,绵亘在深蓝色的波涛之中。水连苍穹,海空茫茫。

一声长鸣,游轮驶进了外海。

大屿,这座美丽的城市,带着两位少女从来不曾领略过的神秘面孔,在落日的余晖中,在万家灯火下,渐渐清晰了剪影般的轮廓,消失在了烟波浩渺、苍茫无垠的大海深处,消失在了遥远的天边。。。

深蓝的天空映照着深蓝的海面,为这浩瀚的大海,散下了万点金星。

“酒,酒。走,弄两瓶杜康,搞些酒菜,我们要面朝大海,喝它个通宵!”江帆望着汹涌澎湃的波涛,兴奋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帆儿,照你这么折腾,我们不用下船就得返航了。” 薛宁兴奋地仰卧在沙发上。。。

“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何其多!让家里的那些老东西们,通通都气死吧!哈哈哈。。。”

“哈哈哈。。。天哪,你可真能疯!” 薛宁笑得合不拢嘴儿了。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