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集

 

一天两夜的航程,游轮终于抵达了上海。

两个小丫头初次远行,还是到上海,真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看着哪儿都新鲜。由于没有介绍信,二人颇费了些周折,但最终还是住进了南京路上的上海大饭店。

逛大街,溜商场,买衣服,下馆子,二人玩儿了个昏天黑地,乐不思蜀。刚到第五天,钱就花光了。

“帆儿,我们还剩不到一百块了,回去只能坐五等舱了。明天走吧。” 俩人在南京路上,手牵着手,溜溜达达地吃着冰淇淋。

“这钱也太不经花啦,我还没玩儿够呢。”江帆显得有些失落。

薛宁的神态中瞬间布满了愁云:“这次回去还不知道怎么交代呢。你还想天天过这日子呀?”

“凭什么不呀?我就看现在这日子好。他们的日子才不是人过的呢。”江帆说到这儿,一指路边的橱窗:“哎,看那件羊毛衫儿,图案多漂亮呀,像画上去的。那领子多好看,走,进去再买两件。”江帆说着,抬腿上了门前阶梯。。。

“帆儿,真的不能再买啦。不然我们就真的回不去啦。”

“你听我的吧。只要你绝对服从,钱会有的!”

“真的?那我可就信你啦!”薛宁一看江帆有了主意,自己马上来了神儿。

不多时,俩人就穿着崭新的羊毛衫,来到了照像馆,开心地留了张合影,然后按江帆的意思,直奔邮电局。

“帆儿,他们接到电报要是不给我们汇款怎么办?”二人说着话,邮局,已经到了。

江帆看看薛宁,不以为然地一笑:“只要我们不露面儿,就有绝对的主动权。一不做,二不休。我说你写。”

薛宁准备好了笔和纸。

江帆清了清嗓子。电文如下:“沦落上海街头,缺吃少喝艰难。”

“他们能信吗?”薛宁边写边问。

江帆眨眨眼:“那就吓唬吓唬。嗯。。。沿街(点点)无望。。。 ”

“‘点点’是什么意思呀?”薛宁也眨了眨眼。

“让他们自己想去。”

“ 写完了。下面呢?”薛宁笑呵呵地问道。

“刚才写到哪儿啦?对,沿街‘点点’无望,只等爹娘汇款。”

“要多少?”薛宁美滋滋地等着。

江帆想了想,单手一点:“ 哼,问君需要多少?三零加一整千。”

薛宁大吃一惊:“你想要他们的命啊?”

江帆一听就不高兴了:“懂什么呀你?四零加一才要命呢。”

“ 他们不会给这么多的。” 薛宁边写边摇摇头。

“ 那就再添两句:若敢皱皱眉头,后果定遭突变!”

“帆儿,你可真够狠的。”

“ 那就给他们来两句好听的吧。”

“什么呀。”薛宁瞪大了眼睛。

“待俺接到全额,定当动身返还。”

“哈哈,你这不是敲诈吗?帆儿,我念给你听听。”

沦落上海街头,
缺吃少喝艰难。
沿街。。无望,
只等爹娘汇款。
问君需要多少,
三零加一整千。
若敢皱皱眉头,
后果定遭突变。
待俺接到全额,
定当动身返还。

哈哈哈,帆儿,这太过瘾了!”

“快发吧,都饿死我了。”江帆的肚子咕咕地叫着。

“哎帆儿,我们下一步怎么安排呀?”

“收到钱,直奔峨眉山!”

“啊?。。。” 薛宁吓得差点儿一屁股坐地上。

*

第二天,江帆就收到了爸爸的电汇单。令她吃惊的是,汇单上的数目不是一千,而是三千。

电文写道:“帆儿,爸爸一直有个心愿,想带你远游。这次你就和宁宁一起去趟峨眉山吧。高考年年都有,不在一时。家人平安,宁宁爸安好,勿念。 父,江天翊。”

江帆拿着汇单,心里不是滋味儿。她知道,这是爸爸文革期间,被压在‘五行山’下整整十年,平反后才得到的一点点儿补偿。
她把那张汇单轻轻地放在嘴上,深深地亲了一下,心里默默道:“很久没让你拿胡子扎我了。”

二人收了款,遂了愿。

可万万没料到的是,峨眉山之行,竟让她们陷入了万劫不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