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集

柱子的话音未落,薛宁就又走上前去,对准他的屁股就来了一脚,说道:“你不管谁管?去,给我搬快大石头,扣个盆压上,再给我埋雪堆里,我们准备吃它半个月呢!” 薛宁边说,边又盯着柱子的耳朵。

“我去我去。” 柱子马上摆手应允,乖乖地去找石头。可他刚转身没走两步,江帆又冲他喊上了:“你给我回来!先烧水煮上些,我饿了。”

“都是我祖宗!”柱子无奈地转回身,进屋去烧水。 继续阅读

第二十五集

大牙一棍子搂空,心有不甘,接着又向二奎的脑袋砸去。二奎抬手一挡,‘咔嚓’一声,棍子飞出去半截。只听二奎一声惨叫。大牙还是不解恨,弯腰又从脚下拾起块砖头,再次向二奎砸去。二奎恼羞成怒,边跑边骂:“操!打上瘾啦!”说着,也一弯腰,拾起一块砖头。二人各自抡起砖头,扭打在一起。转眼间,就成了两个血葫芦。

江帆站在薛宁身后,死死地抓住薛宁,颤抖着声音说:“宁宁,我要撒尿。。。” 继续阅读

第二十四集

转眼,帆儿进了重点高中。那是中国文革以后国家的第一批正式高中生。三年的高中课程,两年就要完成,突击性地要为八二年的高考做准备。刚刚就读高中的帆儿,还不满十三周岁。可就在那一年,大表哥以身殉职了。他,永远地离开了帆儿。帆儿幼小的心灵,遭受了无法承受的灭顶之灾。

就在这个时候,薛宁出现了。。。 继续阅读

第二十三集

“你今天来,不就想知道我和薛宁的一切吗?好,我把什么都告诉你,一字不漏地告诉你。听完了,如果你说:咱不找了!我也听你的,咱就不找了,让薛宁她自生自灭去。然后咱俩找个地方,像猪似的,大吃一顿,把一切都忘了,就算是你把我给拯救了,这行了吧,队长?”江帆歪着头,憋着气地问。 继续阅读

第二十二集

穷荒绝漠鸟不飞,万碛千山梦犹懒。

黄沙盖天,黑夜沉沉。他知道,自己终将会被这萧然凋敝的荒漠吞噬掉。。。

舌干唇焦,浑身无力。望着趴在石头上、脑浆迸裂的狱警,他知道自己的死期快到了。。。 继续阅读

第二十一集

刹那间,阵阵的苦涩和锥心般的疼痛,袭遍了他的全身。。。

龙海生不敢再看江帆那孤独无依、瘫软无助的身躯,更不敢想象那卷缩在冷风下长达八个小时的她,是否还有温度?可他知道,不会流泪的帆儿,心灵上一定是遭受了灭顶之灾!

龙海生脱下西装,盖在江帆身上,弯下腰,怜惜地将她抱了起来。。。

江帆已经完全没有了知觉。过了好一阵子,她才轻轻地叫了声:“海生”。

龙海生两眼发热,难过地低下了头。。。

林庭和阿明也悄然地,站在龙海生的身边,默默无语。。。 继续阅读

第二十集

这时,林庭和龙海生也跟了出来。

望着远处只露着半张脸的江帆,林庭憋不住地想笑:“阿明,这茬儿你不能接。她这可是无名火儿,不是冲你。”

“放你个屁!不冲我怎么不砸你家玻璃?”阿明已经气得语无伦次、快说不出话来了。

龙海生将那支一直叼在嘴上的香烟慢慢点上,轻轻吐了一口,微微一笑:“嘿,谁让你那破嘴!” 继续阅读

第十九集

林庭放下电话,两眼直勾勾地望着窗外,叹了口气说道:“阿明打来的。明天一早,带张薛宁的相片,他在公司等你们。三天之内,把人给你们找出来。”

海生难过地低下了头。 继续阅读

第十八集

江帆直盯着阿明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这杯够大吧?哼,可我没你面子大!我就这半张脸,你只能将就着用。泼吧,谁躲,谁是二奶养的。你要不敢泼,你就小娘生的!”江帆边说边把手中的大杯递了过去,接着又把没帖纱布的那半张脸,侧给了阿明:“泼完了,你可就得把人给我找出来。不然,咱们老账新帐一起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