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集

刹那间,阵阵的苦涩和锥心般的疼痛,袭遍了他的全身。。。

龙海生不敢再看江帆那孤独无依、瘫软无助的身躯,更不敢想象那卷缩在冷风下长达八个小时的她,是否还有温度?可他知道,不会流泪的帆儿,心灵上一定是遭受了灭顶之灾!

龙海生脱下西装,盖在江帆身上,弯下腰,怜惜地将她抱了起来。。。

江帆已经完全没有了知觉。过了好一阵子,她才轻轻地叫了声:“海生”。

龙海生两眼发热,难过地低下了头。。。

林庭和阿明也悄然地,站在龙海生的身边,默默无语。。。 继续阅读

第十九集

林庭放下电话,两眼直勾勾地望着窗外,叹了口气说道:“阿明打来的。明天一早,带张薛宁的相片,他在公司等你们。三天之内,把人给你们找出来。”

海生难过地低下了头。 继续阅读

第十集

龙海生出了大门儿,便开始脚下生风。绕侧门,穿过楼道,直奔后门儿出口。

后面跟着的那二位和小潘,刚挤出银海阁的大门儿,想跟着看个究竟,龙海生和江帆就早已不见了踪影。。。

小潘被惊得目瞪口呆,半天没醒过神儿来。他盯着那二位问:“一直从五楼下来的?。。。” 继续阅读

第八集

女人见状,马上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挺胸脯,扬起头说:“我和那姓吴的,。。。就是你们说的那。。。嫖的关系。他给了我两千元,让我来做假证。都是我混蛋。。。她,” 女人一指江帆:“才是我的救命恩人。”

李秋实嘎巴了两下嘴,定了定神儿,眨着眼确认自己的耳朵没听错。然后狠狠地瞪了一眼江帆,转身出去了。。。 继续阅读

第七集

“等不到也得等!当初我就劝你,让你随了帆儿的心愿。她喜欢到刑警队工作,你就让她去。帆儿天生性子就野,她当警察是快好料,可如果。。。嗨!” 江天翊话到嘴边,不得不留了半句。

江妈妈一听就急了,难过地说道:“不,我决不让帆儿当警察。如果再发生那样的事儿,我可没她大姨那么坚强,那还不如要了我的命。”说完,低头捂着嘴,伤心地哽咽起来。。。

此时的江天翊,也不知想起了什么,刹那间便是一脸的悲伤。。。 继续阅读

第六集

“这困惑你是以前就有,还是最后一次见了薛宁她爸爸才有的?”

“是和她父亲短暂的谈话之后才有的。这种感觉,在我心中越来越强烈,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如果说是直觉,我相信这直觉。我必须要找到宁宁,不然我这一辈子活得糊涂!”

龙海生给江帆和自己都点上了雪茄。江帆开始慢慢谈起了最后一次见薛宁的爸爸,发生的那件令人惊心动魄的事儿。。。 继续阅读

第四集

二位老总低着头,支吾了半天。

骆远山哽咽地快说不出话来:“嗨。。。出是出来啦,骨头没伤到。可小丫头的脸。。。毁啦!将来恐怕得靠整容。”

龙海生一听,笑了。接着,轻松地说道:“既是这样,咱就办理出院。”

俩老头瞪大双眼,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一皱眉头,吃惊道:“出院?。。。” 继续阅读

第三集

趴在地上的江帆,感到麻木的全身稍稍有了些知觉。她越想越丧气,心里骂道:“妈的,明天和光头佬北上的事儿算是彻底地泡汤了。这回我可把他给坑死了。怎么不摔死!” 继续阅读

《依风烟雨》一部好莱坞想拍的中国大片

本作品是一部酝酿长达十年,以影视视觉效果推进的偶像悬疑动作小说。用打破中国传统小说的写作方式,把人文丰厚而幽默的中国故事题材结合西方文学及悬疑惊悚的创作手法创作出的长篇连载小说。《血雨腥风》的每一个章节都具足灵性和创意,追求手不释卷的最佳创作境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