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集

江帆拿着汇单,心里不是滋味儿。她知道,这是爸爸文革期间,被压在“五行山”下,整整十年,平反后才得到的一点儿补偿。她把那张汇单放在嘴上,深深地亲了一下,心里说道:“很久没让你拿胡子扎我了。”

二人收了款,遂了愿,可万万没料到的是,此次的峨眉山之行,竟让她们二人陷入了万劫不复。。。 继续阅读

第二十八集

“帆儿,照你这么折腾,我们不用下船就得返航了!”薛宁兴奋地仰卧在沙发上。。。

“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何其多!让家里的那些老东西们,通通都气死吧!哈哈哈。。。”

“哈哈哈。。。妈呀,你可真能疯!”薛宁笑得合不拢嘴儿了。 。。 继续阅读

第二十六集

柱子的话音未落,薛宁就又走上前去,对准他的屁股就来了一脚,说道:“你不管谁管?去,给我搬快大石头,扣个盆压上,再给我埋雪堆里,我们准备吃它半个月呢!” 薛宁边说,边又盯着柱子的耳朵。

“我去我去。” 柱子马上摆手应允,乖乖地去找石头。可他刚转身没走两步,江帆又冲他喊上了:“你给我回来!先烧水煮上些,我饿了。”

“都是我祖宗!”柱子无奈地转回身,进屋去烧水。 继续阅读

第二十四集

转眼,帆儿进了重点高中。那是中国文革以后国家的第一批正式高中生。三年的高中课程,两年就要完成,突击性地要为八二年的高考做准备。刚刚就读高中的帆儿,还不满十三周岁。可就在那一年,大表哥以身殉职了。他,永远地离开了帆儿。帆儿幼小的心灵,遭受了无法承受的灭顶之灾。

就在这个时候,薛宁出现了。。。 继续阅读

第二十一集

刹那间,阵阵的苦涩和锥心般的疼痛,袭遍了他的全身。。。

龙海生不敢再看江帆那孤独无依、瘫软无助的身躯,更不敢想象那卷缩在冷风下长达八个小时的她,是否还有温度?可他知道,不会流泪的帆儿,心灵上一定是遭受了灭顶之灾!

龙海生脱下西装,盖在江帆身上,弯下腰,怜惜地将她抱了起来。。。

江帆已经完全没有了知觉。过了好一阵子,她才轻轻地叫了声:“海生”。

龙海生两眼发热,难过地低下了头。。。

林庭和阿明也悄然地,站在龙海生的身边,默默无语。。。 继续阅读

第十九集

林庭放下电话,两眼直勾勾地望着窗外,叹了口气说道:“阿明打来的。明天一早,带张薛宁的相片,他在公司等你们。三天之内,把人给你们找出来。”

海生难过地低下了头。 继续阅读

第十七集

明哥起身,把沙发的座位和靠背,从左到右全部膛开。然后,回头把刀往胖子的脖子上一架:“这回里里外外都看清楚了吧。知道什么叫原装货啦?”

“是。。。是。。。看。。。看清了。你。。。你你你把刀拿。。。拿开。。。求你。。。”

“事儿还没完!我现在就派车去中山,把你说的那套一模一样的给你拉回来,开膛给你看清楚。要真他妈是一样的,我就送你一套。可要他妈的要不一样,你不给我两倍的价钱,我就活剐了你!” 继续阅读

第十五集

“货进广州,我们可就大海捞针了。 直奔广州也好,杀他个措手不及!”林庭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走水路,便装行事。一定要登上这班船,争取主动。我从陆路直奔广州,无论如何不能让货从广州下船!”唐晓东的话音还没落,林庭就已经飞身跳上了巡逻艇旁边刚刚停靠过来的一艘小型快艇。唐晓东也随巡逻艇靠了岸,蹬上了吉普车。

二人如脱缰的野马,双双离开‘船坞舫’,直奔广州。。。 继续阅读

第十四集

林庭和龙海生聊了一会儿,看看时间,感觉差不多了,便又进了‘银海阁’的大门儿。他们放轻脚步,高抬腿轻落足,嗖嗖嗖,眨眼间便来到了五楼。

二人抬眼一看,A座的大门正敞开着。从门口向里抻脖儿一望,只见江帆累得满脸通红,额头和两腮都渗着汗珠。她一手拄着拐杖,一手端着杯水,正站在小走廊,大口地喝着龙。

一见二位到了,江帆便亲切地微笑着,说道:“知道你们会回来。这下放心啦?”

二人靠着楼梯,相互看了一眼。。。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