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集

“有很多事儿,连帆儿自己也搞不清楚。” 龙海生望着空旷无人的海湾大道,叹了口气。

“她们之间,还能有什么是小混蛋不清楚的?” 林庭在心里问着。。。 继续阅读

第二十六集

柱子的话音未落,薛宁就又走上前去,对准他的屁股就来了一脚,说道:“你不管谁管?去,给我搬快大石头,扣个盆压上,再给我埋雪堆里,我们准备吃它半个月呢!” 薛宁边说,边又盯着柱子的耳朵。

“我去我去。” 柱子马上摆手应允,乖乖地去找石头。可他刚转身没走两步,江帆又冲他喊上了:“你给我回来!先烧水煮上些,我饿了。”

“都是我祖宗!”柱子无奈地转回身,进屋去烧水。 继续阅读

第二十三集

“你今天来,不就想知道我和薛宁的一切吗?好,我把什么都告诉你,一字不漏地告诉你。听完了,如果你说:咱不找了!我也听你的,咱就不找了,让薛宁她自生自灭去。然后咱俩找个地方,像猪似的,大吃一顿,把一切都忘了,就算是你把我给拯救了,这行了吧,队长?”江帆歪着头,憋着气地问。 继续阅读

第十九集

林庭放下电话,两眼直勾勾地望着窗外,叹了口气说道:“阿明打来的。明天一早,带张薛宁的相片,他在公司等你们。三天之内,把人给你们找出来。”

海生难过地低下了头。 继续阅读

第十八集

江帆直盯着阿明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这杯够大吧?哼,可我没你面子大!我就这半张脸,你只能将就着用。泼吧,谁躲,谁是二奶养的。你要不敢泼,你就小娘生的!”江帆边说边把手中的大杯递了过去,接着又把没帖纱布的那半张脸,侧给了阿明:“泼完了,你可就得把人给我找出来。不然,咱们老账新帐一起算!”。。。 继续阅读

第十六集

“哎你说这人,有时特别想讲一个故事。不讲,憋得难受。可突然间就一个字都不想说了。这为什么呀?”江帆也笑嘻嘻地逗着龙海生。

“因为她发现,如果不讲,想听的人会比她更难受,所以她就改变了游戏规则。”

“哈哈哈,,,小老头,你说话我就是爱听!”

“你不整人,周身都不舒服吧?”

“你最了解我了。那好吧,我讲给你听。”

江帆和龙海生边喝茶,边讲起了半年前她第一次遇到阿明的故事。 继续阅读

第十五集

“货进广州,我们可就大海捞针了。 直奔广州也好,杀他个措手不及!”林庭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走水路,便装行事。一定要登上这班船,争取主动。我从陆路直奔广州,无论如何不能让货从广州下船!”唐晓东的话音还没落,林庭就已经飞身跳上了巡逻艇旁边刚刚停靠过来的一艘小型快艇。唐晓东也随巡逻艇靠了岸,蹬上了吉普车。

二人如脱缰的野马,双双离开‘船坞舫’,直奔广州。。。 继续阅读

第六集

“这困惑你是以前就有,还是最后一次见了薛宁她爸爸才有的?”

“是和她父亲短暂的谈话之后才有的。这种感觉,在我心中越来越强烈,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如果说是直觉,我相信这直觉。我必须要找到宁宁,不然我这一辈子活得糊涂!”

龙海生给江帆和自己都点上了雪茄。江帆开始慢慢谈起了最后一次见薛宁的爸爸,发生的那件令人惊心动魄的事儿。。。 继续阅读

第五集

江帆望着这位稳重而俊俏的小伙子,想想他这身世,多有感慨。再想想自己,孤身来南方,要办的事儿,如大海捞针,毫无头绪。孤独与无奈,时时地吞噬着自己。而他,那么乐观,如此这般地照顾自己。江帆不觉在心底对龙海生萌动出一种怜惜,她望着龙海生。。。

“看什么?可怜我?。嘿嘿,我习惯了。” 龙海生望着江帆,笑了。。。 继续阅读

第四集

二位老总低着头,支吾了半天。

骆远山哽咽地快说不出话来:“嗨。。。出是出来啦,骨头没伤到。可小丫头的脸。。。毁啦!将来恐怕得靠整容。”

龙海生一听,笑了。接着,轻松地说道:“既是这样,咱就办理出院。”

俩老头瞪大双眼,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一皱眉头,吃惊道:“出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