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集

大牙一棍子搂空,心有不甘,接着又向二奎的脑袋砸去。二奎抬手一挡,‘咔嚓’一声,棍子飞出去半截。只听二奎一声惨叫。大牙还是不解恨,弯腰又从脚下拾起块砖头,再次向二奎砸去。二奎恼羞成怒,边跑边骂:“操!打上瘾啦!”说着,也一弯腰,拾起一块砖头。二人各自抡起砖头,扭打在一起。转眼间,就成了两个血葫芦。

江帆站在薛宁身后,死死地抓住薛宁,颤抖着声音说:“宁宁,我要撒尿。。。” 继续阅读

第二十集

这时,林庭和龙海生也跟了出来。

望着远处只露着半张脸的江帆,林庭憋不住地想笑:“阿明,这茬儿你不能接。她这可是无名火儿,不是冲你。”

“放你个屁!不冲我怎么不砸你家玻璃?”阿明已经气得语无伦次、快说不出话来了。

龙海生将那支一直叼在嘴上的香烟慢慢点上,轻轻吐了一口,微微一笑:“嘿,谁让你那破嘴!” 继续阅读

第十五集

“货进广州,我们可就大海捞针了。 直奔广州也好,杀他个措手不及!”林庭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走水路,便装行事。一定要登上这班船,争取主动。我从陆路直奔广州,无论如何不能让货从广州下船!”唐晓东的话音还没落,林庭就已经飞身跳上了巡逻艇旁边刚刚停靠过来的一艘小型快艇。唐晓东也随巡逻艇靠了岸,蹬上了吉普车。

二人如脱缰的野马,双双离开‘船坞舫’,直奔广州。。。 继续阅读

第十四集

林庭和龙海生聊了一会儿,看看时间,感觉差不多了,便又进了‘银海阁’的大门儿。他们放轻脚步,高抬腿轻落足,嗖嗖嗖,眨眼间便来到了五楼。

二人抬眼一看,A座的大门正敞开着。从门口向里抻脖儿一望,只见江帆累得满脸通红,额头和两腮都渗着汗珠。她一手拄着拐杖,一手端着杯水,正站在小走廊,大口地喝着龙。

一见二位到了,江帆便亲切地微笑着,说道:“知道你们会回来。这下放心啦?”

二人靠着楼梯,相互看了一眼。。。 继续阅读

第十三集

“大哥,你胸前的子弹项链不见了!”那人刚刚捡起了地上的袋子,借着月光,抬眼望着站在高处礁石上的伯爵。

“找!找不到谁都不能离岛!” 伯爵掷地有声地说道。

“他们的人快到了。”

“那就都死在这儿!” 伯爵的眼神中刹那间布满了杀机。他从怀中掏出新弹夹,随着“咔咔”的两声,弹夹已插在了步枪上。

时间,早已经过了午夜子时。。。 继续阅读

第十一集

林庭算是彻底明白了,今天自己的这口气儿是甭打算能顺过来。他不耐烦的对龙海生说:“走走走,找地方宵夜去,我这儿饿的没精神和她贫嘴。我倒要看看,她是怎么让我这只牛为她去耕地。” 林庭话刚出口,突然眼前一亮,他觉得自己的话也大有玄机可为,便一指江帆,字字清晰的说:“对啦,我就要耕她这块地!”

龙海生实在是憋不住了,终于笑出声来。。。(待续) 继续阅读

第十集

龙海生出了大门儿,便开始脚下生风。绕侧门,穿过楼道,直奔后门儿出口。

后面跟着的那二位和小潘,刚挤出银海阁的大门儿,想跟着看个究竟,龙海生和江帆就早已不见了踪影。。。

小潘被惊得目瞪口呆,半天没醒过神儿来。他盯着那二位问:“一直从五楼下来的?。。。” 继续阅读

第九集

江天翊一听就明白了。他生气的看了一眼江帆,心想:“帆儿呀,你的如意算盘珠子打得可是不错。因祸得福,一箭双雕。嗨,可你妈就惨喽。。。”他无奈的摇着头,进了房间。

“那要交多少钱哪?”

“13万。”

江天翊在屋里听得真切,一摇头,开口唱到: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待续)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