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集

穷荒绝漠鸟不飞,万碛千山梦犹懒。

黄沙盖天,黑夜沉沉。他知道,自己终将会被这萧然凋敝的荒漠吞噬掉。。。

舌干唇焦,浑身无力。望着趴在石头上、脑浆迸裂的狱警,他知道自己的死期快到了。。。 继续阅读

第十九集

林庭放下电话,两眼直勾勾地望着窗外,叹了口气说道:“阿明打来的。明天一早,带张薛宁的相片,他在公司等你们。三天之内,把人给你们找出来。”

海生难过地低下了头。 继续阅读

第十八集

江帆直盯着阿明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这杯够大吧?哼,可我没你面子大!我就这半张脸,你只能将就着用。泼吧,谁躲,谁是二奶养的。你要不敢泼,你就小娘生的!”江帆边说边把手中的大杯递了过去,接着又把没帖纱布的那半张脸,侧给了阿明:“泼完了,你可就得把人给我找出来。不然,咱们老账新帐一起算!”。。。 继续阅读

第十六集

“哎你说这人,有时特别想讲一个故事。不讲,憋得难受。可突然间就一个字都不想说了。这为什么呀?”江帆也笑嘻嘻地逗着龙海生。

“因为她发现,如果不讲,想听的人会比她更难受,所以她就改变了游戏规则。”

“哈哈哈,,,小老头,你说话我就是爱听!”

“你不整人,周身都不舒服吧?”

“你最了解我了。那好吧,我讲给你听。”

江帆和龙海生边喝茶,边讲起了半年前她第一次遇到阿明的故事。 继续阅读

第四集

二位老总低着头,支吾了半天。

骆远山哽咽地快说不出话来:“嗨。。。出是出来啦,骨头没伤到。可小丫头的脸。。。毁啦!将来恐怕得靠整容。”

龙海生一听,笑了。接着,轻松地说道:“既是这样,咱就办理出院。”

俩老头瞪大双眼,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一皱眉头,吃惊道:“出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