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这困惑你是以前就有,还是最后一次见了薛宁她爸爸才有的?”

“是和她父亲短暂的谈话之后才有的。这种感觉,在我心中越来越强烈,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如果说是直觉,我相信这直觉。我必须要找到宁宁,不然我这一辈子活得糊涂!”

龙海生给江帆和自己都点上了雪茄。江帆开始慢慢谈起了最后一次见薛宁的爸爸,发生的那件令人惊心动魄的事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