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集

柱子的话音未落,薛宁就又走上前去,对准他的屁股就来了一脚,说道:“你不管谁管?去,给我搬快大石头,扣个盆压上,再给我埋雪堆里,我们准备吃它半个月呢!” 薛宁边说,边又盯着柱子的耳朵。

“我去我去。” 柱子马上摆手应允,乖乖地去找石头。可他刚转身没走两步,江帆又冲他喊上了:“你给我回来!先烧水煮上些,我饿了。”

“都是我祖宗!”柱子无奈地转回身,进屋去烧水。 继续阅读

第二十四集

转眼,帆儿进了重点高中。那是中国文革以后国家的第一批正式高中生。三年的高中课程,两年就要完成,突击性地要为八二年的高考做准备。刚刚就读高中的帆儿,还不满十三周岁。可就在那一年,大表哥以身殉职了。他,永远地离开了帆儿。帆儿幼小的心灵,遭受了无法承受的灭顶之灾。

就在这个时候,薛宁出现了。。。 继续阅读

第二十三集

“你今天来,不就想知道我和薛宁的一切吗?好,我把什么都告诉你,一字不漏地告诉你。听完了,如果你说:咱不找了!我也听你的,咱就不找了,让薛宁她自生自灭去。然后咱俩找个地方,像猪似的,大吃一顿,把一切都忘了,就算是你把我给拯救了,这行了吧,队长?”江帆歪着头,憋着气地问。 继续阅读

第十五集

“货进广州,我们可就大海捞针了。 直奔广州也好,杀他个措手不及!”林庭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走水路,便装行事。一定要登上这班船,争取主动。我从陆路直奔广州,无论如何不能让货从广州下船!”唐晓东的话音还没落,林庭就已经飞身跳上了巡逻艇旁边刚刚停靠过来的一艘小型快艇。唐晓东也随巡逻艇靠了岸,蹬上了吉普车。

二人如脱缰的野马,双双离开‘船坞舫’,直奔广州。。。 继续阅读

第十四集

林庭和龙海生聊了一会儿,看看时间,感觉差不多了,便又进了‘银海阁’的大门儿。他们放轻脚步,高抬腿轻落足,嗖嗖嗖,眨眼间便来到了五楼。

二人抬眼一看,A座的大门正敞开着。从门口向里抻脖儿一望,只见江帆累得满脸通红,额头和两腮都渗着汗珠。她一手拄着拐杖,一手端着杯水,正站在小走廊,大口地喝着龙。

一见二位到了,江帆便亲切地微笑着,说道:“知道你们会回来。这下放心啦?”

二人靠着楼梯,相互看了一眼。。。 继续阅读

第十三集

“大哥,你胸前的子弹项链不见了!”那人刚刚捡起了地上的袋子,借着月光,抬眼望着站在高处礁石上的伯爵。

“找!找不到谁都不能离岛!” 伯爵掷地有声地说道。

“他们的人快到了。”

“那就都死在这儿!” 伯爵的眼神中刹那间布满了杀机。他从怀中掏出新弹夹,随着“咔咔”的两声,弹夹已插在了步枪上。

时间,早已经过了午夜子时。。。 继续阅读